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5.第5章 侍寝
    【苏姝?白小玉?傻傻分不清?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!以后苏姝就叫白小玉了,不然再写把大家都绕进去了!希望读者宝宝们多多海涵,多多资瓷新文文!!小苏在此谢谢大家(*^__^*)……】

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入夜,碧霰伺候白小玉更衣。

     此时,床上的白小玉俊美中带着阴柔,邪魅中又透着一丝冷冽,“简直迷死人!”碧霰想。她有月亮一般明朗好看的双目、性感的薄唇,只是微尖的一张鹅蛋脸对一个少年来说似乎秀气了些。

     “啪!”白小玉用扇子敲了碧霰的头。“死丫头,看什么!口水流出来了。还不快替我更衣,明日本公子就给你寻思个夫君。”

     抬头却见肖子尧依着门楣,似笑非笑的,“庄主,怎么换口味了?今天该轮属下替您侍寝哦。”

     “滚!”白小玉想不到这莲静山庄这么乱。

     那人径直走进来,招呼碧霰退出去。“我熬了羹汤,庄主尝尝。”

     肖子尧上前把白小玉抱到桌前。

     郁闷的要死,白小玉怕再被怀疑,不敢拒绝,只忍着和男子身体接触的灼热感,心咚咚咚地乱跳,胸口有个小兔子快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 待她被抱到桌子前,脸已经羞得红成一团火。

     “庄主,这是您最爱的浅露桂花羹。多日不见我手艺可没退步哦。”

     肖子尧俊美的脸庞曲线分明,修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了一层影子。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凌乱的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,高挺的鼻梁下面有一张总透着玩味笑容的唇。

     白小玉心里骂着:她的前世太可恶!竟秽乱江湖到如此地步!

     不过眼前这张暖脸有治愈功效,她倒对他生出几分亲近。喝了羹汤,嘴角边无意地有一丝润湿,正要擦拭。

     不想肖子尧推倒她在桌上,随即装作帮她宽衣的样子,白小玉要推他,他却径直吻上来……他的嘴唇软软的。

     只蜻蜓点水似的吻一下。肖子尧就打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变态。”她盯着他的脸赌气似的说。

     “庄主?您不是很喜欢在桌子上……”他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 “你!走!开!”

     小玉拿了璇玑扇出来一晃,吓得肖子尧连连摆手,后退三步。“别,您可别来真的。”

     白小玉当然来不了真的。而肖子尧则乖乖的站在旁边,也不再做什么,收了空碗出去了。

     次日,凝春阁比往日格外热闹些,花碧她们忙里忙外的。白小玉在二楼向下看。

     原来栖烟在和一个女子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姐姐,白小玉都死了,你还留在此地做什么。”女子一身青衣,气质有种冷傲的感觉,

 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的烂摊子,别管我。”栖烟忿忿然回道。一边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 凝春阁一片歌舞升平,处处公子佳人,玉盘珍馐。东边有东海倾雨阁的人士,西边有沙海北辰剑门的弟子,北边有京畿贵客和镖局中人。此外,一些近年兴起的小门派也如星星之火,遍布在凝春阁的各个角落。南边坐了一个佳公子格外引人注目些。那人长得极其妖媚,蓝色的束发精细而巧妙地编在头上,眼睛狭长,流波婉转,却也不给人轻浮的感觉。耳垂上有一双蝴蝶。眯着眼,看似市井泼皮无赖状,偏藏妖娆风流君子貌。

     白小玉正要回去问肖子尧那青衣女子是谁,却见那女子抬头发现了她:“白小玉?!”

     她袖口一甩,银针飞出。

     白小玉没练过武功,看不到。只见远处一个人飞身将她抱起,暗器躲过了他俩打到旁边的柱子上,吓得她冒冷汗。二人缓缓降落。

     男子身手极快,比肖子尧和坐在南边的蓝发公子都快。

     白小玉羽扇纶巾,她唇红齿白的,用笑靥倾城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和惊讶。

     凝春阁的老板,传闻中妖艳俊俏貌若潘安的少年才俊?在座武林的姑娘各个双眼放光面露倾慕之情。

     而抱着白小玉的男子身着紫衣宽袍,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。很奇怪的是,寻常青年男子披头散发,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,可是他这样反而清雅至极,没有一丝散漫的感觉,直让人觉得天底下的最最英俊男子应该都似他这般披散头发,才能与他的英俊企及分毫。不过他戴着纱笠,看不到面容。

     白小玉在他怀里,有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 “阿妩,你不乖。”男子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 阿妩抿嘴咬了咬唇,“柳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在下京城云逝楼的老板柳之问,这丫鬟冒犯了公子,还望公子海涵。”紫衣男子放下白小玉,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云逝楼啊?贵客贵客!”栖烟拍手调笑,扭动腰肢,要上去掀开那男人的围纱。

     阿妩瞪大眼睛,跟她使了个眼色,栖烟便停下了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只问“公子今天想要个什么姑娘啊。”

     云逝楼和莲静关系匪浅,但个中原由栖烟不明朗。只知这柳之问深不可测,能搅弄风云。

     “今天新来了西域的兰倩姑娘,公子想一试深浅吗?”栖烟媚眼翩飞。

     “在下有些琐事,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紫衣的公子匆匆带了叫阿妩的女子离开。

     留了白小玉在原地想:好熟悉的感觉,在哪见过此人?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光是晃着扇子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入夜,肖子尧来与白小玉搭话。

     “白天的男人你认识?”

 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为何救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 “身形极好,武功也极高,绝非寻常人等。”肖子尧自言自语,腮帮子鼓了一下,转身要出门。

     “吃醋了。”白小玉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问他。

     “没有。庄主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暖床的男人。”肖子尧眼里一丝落寞,却还是一副开玩笑的样子,“不知公子现在功力恢复得如何?不如我们出去练练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练。”白小玉撒娇道。

     “怎的,就不怕武功荒废么?白天要不是有贵人相助,你早死在那女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 “明天再练”

     “就今天啦。”

     白小玉正想着怎么解释,觉得小腹有些痛,捂着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 “庄主?”

     “我肚子痛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噗,”肖子尧笑出声,这俊美少年又跟他耍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 只是白小玉觉得下身一阵濡。湿。

     完了,想是月事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