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.第2章 子尧
    “庄主,我求求你了,你别跑了成吗?”

     江南七凰镇最繁华的街道,一个少年踉跄奔跑着。那少年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,穿得破破烂烂,衣衫沾满泥土,又似有焚烧后的痕迹,一张漆黑的小脸难掩清澈的双眸。

     行人纷纷侧目,看的却是后面追逐少年的男子。那人腰间佩剑,面容俊朗,虽然黑衣劲装却很是惹眼。他叫肖子尧,为了追上前面的少年急得直蹙眉头。

     少年跑了许久,想要甩掉后面追逐不休的人。终于气喘吁吁地摊倒在地,他的力气真的是用尽了。少年双眼迷离,颤巍巍地伸出两只小手就范。

     “您可终于肯跟我走了。”肖子尧松了一口气,欲抱起地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 没料到,那少年突然死死地瞪大眼睛,一口咬住了肖子尧的手臂,疼得他“啊”地大喊一声!

     肖子尧甩动胳膊,却怎么也甩不开那少年。脏兮兮的脸庞露出白净的牙齿,像一只倔强的小兽,眼里全是恨意,死死地瞪着他。这眼神让肖子尧觉得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“喂喂喂!有话好商量,你松开!松开啊!”

     肖子尧的左臂已被咬得淌血,血顺着左手的指尖流到地上。虽然他一直在催促少年松口,却也不去还手。

     看到眼前的男子被咬得疼到脸色铁青,少年终于松开了嘴。“皇帝的走狗,杀了我吧……杀了我……”少年跪在地上,只说这一句,好似精神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肖子尧被弄得莫名其妙,眼前这个少年,明明是他最敬重的主人,怎么净说些奇怪的话?他为什么要杀他,狗皇帝又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 不过他转念一想,还是先把他带走要紧,庄主失踪已半月了。于是他点了少年的穴轻轻地抱起晕厥的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在男子雄厚温柔的臂膀里,少年的身子放松下来,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
     梦里,先是个出嫁的少女,温暖娴静的脸庞埋在红盖头里,娇羞不已,“也不知道未来的夫君是个怎样的男人。”想到这里少女的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,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 突然,换成一副火光冲天的景象!大火焚烧了一切,包括她引以为傲的美丽面容。许久,她以为自己死了,直到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从火海中走向她。

     苏姝今年17岁了,她是平南王苏牧天唯一的掌上明珠。平南王征战沙场,算得上是当今王朝的肱股之臣。

     小小郡主养在深闺,天真可爱。爹爹爱女心切,只派世上最好的老师教她琴棋书画、刀剑骑射,却从未露脸。除了王府之人和她的那些老师们,还没有人真正见过平南王的女儿长什么样子。也没有人知道,为什么给王朝立下汗马功劳的平南王府,会一夜间被天子派人夷为平地,一个活口不留!

     当然,连云逝楼都搞不懂的事,天下庸人又怎么会知晓呢?

     那日,本是平南王府的大喜之日,王府上下欢天喜地,恭送小姐从南疆北上嫁给当朝王爷吴王为妻。

     只是忽然的大火毁灭了这个如日中天的世家,平南王夫妇为保护女儿在战火中死去,留下这个少女,带着仇恨从地狱的火光中逃向生天。

     她跌跌撞撞地跑,也不知道会去哪里,就这样两天两夜没有停歇。有人看这少年疯疯癫癫,可怜兮兮,要给她塞馒头吃,却被她一把推开,馒头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“神经病!”路人叱骂道。

     她听不进别人的谩骂,因为她只要活下去,只要报仇。为此,她甚至忘掉自己是个人,需要吃饭,需要喝水,也会累,也会痛。

     她,永不会回到那个天真纯粹的芳华少女了。皇帝,这个杀了她最亲爱的人,也让她堕入黑暗的人,她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夜幕暗下来,七凰镇的一间不起眼的客栈里,苏姝的脖颈突然一阵剧痛,痛得她指尖深深陷入紧抱她的男人结实的臂膀里,从噩梦里醒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庄主,庄主你醒了!”肖子尧大喜,庄主啊庄主,你可算醒了。

     苏姝睁眼,见自己躺在个男人怀里,吓得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 “你什么人?”养在深闺的她惊讶地本能推开那人,虚弱的身子承受不住这一推的力道,从床上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 肖子尧一阵心疼,他赶忙扶起他到床榻,动作小心翼翼,生怕伤了少年分毫。“庄主,没事吧。”他急得有些慌乱,待苏姝躺好,才缓缓离开,随后双膝跪地,凝视眼前这小小的人儿。

     这举动更让苏姝莫名其妙。“你是什么人?干嘛对我行礼。”脸还是黑黢黢的,她捏了自己的手背一下,嗯有些痛,噩梦已经醒了,现在又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“属下救驾来迟,请庄主赐罪。”肖子尧看着眼前他以为的那个莲静山庄庄主的脸,莫名痛心,却又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 莲静山庄毁于一旦,白小玉死了,大家都这么说,肖子尧在疯了一般赶回去救主的路上,恰巧在七凰镇看到了仓皇而逃的苏姝。他以为白小玉还没有死,是啊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白小玉怎会轻易死掉呢。虽然是张黑黢黢的脸跟日常的庄主有些不同,可污泥下那张绝色容颜,他效劳了半世的男人的脸,又怎会骗人呢?

     刚才,他可没有功夫去想要帮他擦拭,只盼着这个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人快些醒过来。他转身要给苏姝备水盆毛巾来,被她叫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喂,谁是你的属下。”苏姝扬起小脸要起身跟这男子理论一番,被肖子尧一把摁在床上。

     “庄主,请您好好静养些时日,山庄的事日后再从长计议吧。”苏姝在七凰镇累到晕厥,没来得及细看眼前这男人的脸,现在离得很近可以容她仔细端详一番:

     真好看啊,眼前刀削斧砍般的英俊面容让她看得有些痴了,他身形健硕,身上还有一种淡淡檀香的味道,明朗的眼睛温和如水。

     “庄主?”男子用手在他眼前晃晃,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“谁是你庄主?”苏姝故作淡定问。

     肖子尧想起白天在七凰镇,这少年就说些奇怪的言论,只字不提莲静的事,本来已够讶异了,现在又装得好像不认识他似的,但他的主人他自己又怎么会认错。“庄主平日素来信任属下,知无不言,怎么到这关头却让属下琢磨您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 肖子尧的坚定不给苏姝半点儿辩驳和质问的机会。若我此生注定不能再做自己,我是谁又怎么样?苏姝闭了眼睛,扭头落了泪。她好累,好累,脑海里总浮现起那个夜。从天上到地下,从幸福到不幸,对她而言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     肖子尧以为少年为山庄的覆没伤心落泪,上前轻轻为苏姝掖了被角,“庄主好好休息,莲静没了,属下还在。只要我在这个世界一天,就守护你永世周全。”他的话对苏姝而言像是一剂镇定药,她想多说什么,只是沉沉地睡了。

     肖子尧则彻夜未眠,他找了帕子替她细细擦拭脸庞,心想着决不会再让这个眼前的人儿受半点委屈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