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.第1章 楔子
    他不禁又回味起在南疆的那个夜晚。

     他停止了身体的律动,抱紧她发烫的嫩白身躯,待她放松了紧抓的被单,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姝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嗯……“

     她拽着他的衣衫,脸上的表情痛苦至极,他的力道过重,她的动作似在挣扎中乞怜。

     “求你……求你杀了我……好不好……好不好”少女呢喃着哀声道。

     看着身下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女,哭着向他哀求,竟然有一丝快意。

     未经人事的少女,一张被大火烧得血肉模糊的脸!跟光滑如雪的肌肤和清透的双眼形成鲜明的对比。那脸被火灼烧后半是结痂,半是淌血,触目惊心!

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嘴角露出一丝苦笑。“呵,我柳之问一世英名,第一次却给了一个丑八怪?”

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洛阳城东南最为偏僻的一个巷道里,有一个药坊。从外面看,药坊很是普通,小而古雅的楼阁上,挂了一个写有“云逝楼”三个烫金大字的牌匾,跨过门槛,里面却是另一番豁然开朗的景象,几棵参天的槐树耸立在宽敞的庭院,穿过中庭抵达后院才看到真正的云逝楼,华美尽中显与世隔绝的仙气,不枉一个叫做“云逝”的雅名。附近的人们发现,来药坊寻医者不是腰缠万贯的贵族子弟,就是是腰挎寒冷匕首,眼神犀利的剑客浪人。小小的店铺,门可罗雀,却似乎别有一番来头。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“柳公子,春天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一双雪白的玉手轻轻地撩开窗棂前锦绣的珠帘,身着一袭青衣的女子,微微笑着看着窗外甚是阑珊的春景,言罢便浅笑不语。她雪白的肤色中却透着一丝苍白冰冷,有种与生俱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然。

     “哦,是吗?可春寒袭人,今天似乎比别日更冷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 这个叫阿妩的女子轻轻回首看了看坐在雕花木椅上的那个人,隔着一段距离,她却突然觉得他仿佛不是人间之物。他的脸庞光华俊逸,睫如蝶翼,尤其是那双眼睛,仿佛是一对炫美的璧玉,有种慑人魂魄的力量。身形健硕坚毅却透着一丝阴柔,被一身丝质的绘有几何菱纹的紫色宽袍,真是一个矛盾的人啊。她和他相处许久,却依然觉得他是多么琢磨不透的一个灵魂。

     “我给你煮些御寒的药材来。你天生体寒,可要多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阿妩,有劳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若不是顾及到我和你那一纸薄薄的契约,早就把你扔出去喂了狗。”那女子望着他轻盈一笑,像鹿一般轻盈地闪进了药房。

     “你多虑了。”他有些慵懒地半躺着,睨了她一眼无奈地笑着摇摇头,玩弄着手中的玉箫。这样仪态万千的男子,真是人世罕见。

     柳之问。

     没有人清楚他的来历,只是有偶然听过他箫声的人谣传:那飘渺空灵的仙乐,可以让春天冰封着的河流解冻消融。那支箫,叫做绮梦。绮梦,正如这个名字一样,当他用它奏出一段奇曲的时候,他仿佛成了织就锦缎的月窟仙人,飘渺空灵的箫声,似要把人带入绮丽化境。于是,那些生死,爱恨,离别,恩怨……都在瞬间化作了虚无化作了捕风,无影无踪,然后做一场瑰丽的梦。

     此刻,他那张疏离的脸庞,正对着初春有些萧索的庭院。“三个月没生意了,你想想法子。”他淡淡地说。这里离江湖最远,可是又最近。他和阿妩在一起,为很多人治病,他知道她的医术,已经臻至一种最高的境界。她熟知天下任何草药的名字,熟悉各种疑难杂症的偏方解药,当然为了维持云逝楼的生意,他们需要向那些病人,索取她需要的东西作为交换条件,而他柳之问武功盖世,二人正是绝佳拍档。他是知道她,那样倔强骄傲的一位郎中,当然若是对于柳之问自己,她就会放下架子,显得谦卑。

     “公子,奉您之命,江南的白小玉死了。”

     一阵浓浓的草药味和她甜美的嗓音把他从思索中拉了回来,他轻轻接过盛着汤药的精致瓷杯,品尝了一口,笑着说:“不愧是阿妩熬制的驱寒良药,味道微苦,可细细尝来,苦中透着浓香化人的滋味,我全身都暖了。但是阿妩,你有些事没有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女子霎时跪在地上,吓得变了脸色,“属下怎敢欺瞒公子。”

     柳之问捏着女子的下巴,眼中闪过一丝不快,”你是偷吃我的药得了失心疯?你可知昨夜,平南王府被灭门了。”

     女子连忙解释道,“属下不知,公子息怒,我即刻派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此刻的江南。

     偌大的花萼楼遍布残尸,弥漫着浓厚的腥味,只剩一个弱小的身躯在黑暗里蠕动,颤抖。嘴角的血慢慢渗下来,唇色发黑,满脸血污,一袭白衣胜雪却被鲜血浸染,变成令人发怵的黑红色,诡异妖冶。他挣扎了下,然后那个身躯也静止不动了…….

     独步武林的枭首,江城莲静山庄的大当家,恶贼白小玉终于死了!

     传言,此人生前无恶不作,靠密如繁星的分舵和联络网兼并其他帮派,杀人不眨眼,江南有违令者均在三日内死于其手或其门下,尸骨无存。就连远在中原洛城的当今王朝,都要畏他三分。

     除了铲除异己的恐怖手段,此人还喜好流连风月场,平生jian,yin妇女无数,恶名远播。就是这个江湖人士闻之色变,有“璇玑公子”之称的白小玉,真正熟识他本尊的人却是凤毛麟角,而更多人看到他时已是扇下亡魂死不瞑目。还有言传此人容貌惊为天人:纤纤玉手持白扇,玉骨冰肌被雪衣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 这个在他统帅下,曾经拥有盛奭之业,威震天下,号令江南的神秘组织“莲静山庄”,一夜之间像被白昼生生蒙上了厚重的裹尸布,慢慢沉入了地狱的暗夜……刹那,得知其死讯的武林众生如重见天日,欣喜若狂共贺莲静暗黑控治过后迎来的黎明曙光。整个江南笙歌四起,觥筹交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