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
    在北莲城的一家客栈里,一个人唾沫横飞的讲述了最近的江湖新闻:据说,晕倒已久的杀手女王白摸突然醒来,相称自己失忆了,可不久之后就失踪,现在行踪不明;还租说杀手女王白莫美若天仙,她有一头奇异的白发,妖娆的红眸,白皙的皮肤水嫩光滑,她一笑倾城,被称为:天妖。

     不远处的小桌上,一位戴帽的墨发俊年听得津津有味,玫瑰般的红唇不时还吧咂几下,顺便在饮几口手中的“美酒”,好吧,那只是普通的开水。

     啧啧,没想到我这么有名。

     少年眨了几下眼睛,暗地里为自己翘了下尾巴。

     没错,这位就是传闻中失忆已久的杀手女王白莫,不过已经被换了芯子,成了所谓的白沫。

     白沫饮了几口“酒”,心里暗暗打起了小算盘:啧啧,不愧是作为穿越着的我,一来就成了金手指,果然啊,穿越者必备手指就是可靠,以后我可以凭着一张脸笑傲江湖的!咩哈哈!想着想着,白沫还傻不拉唧的笑出了声,搞的别人还以为她是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 白沫确实不是傻子,如果是,也是一个拥有高智商的傻子,当然,作为21世纪的社会主义者,白沫当然看过许多的穿越或重生的小说,里面虐渣渣的女主一直都是她的偶像。作为一个中毒太深的说说逗比狂,“笑傲江湖”啥的当然也想过。

     不过,作为武力值几乎为0的菜鸟,白沫还是默默放弃了这个不可能的幻想。

 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客栈的大门被一名蒙住脸,并且一身黑的健壮男人一脚踹飞,巨大的声响将白沫的视线吸引了过去,但下一秒,白沫手中的开水杯差点拿不稳掉下去。

     望着莫名眼熟的黑衣人,白沫悄悄地拎起包裹,弓着腰向后门摸去,心里还YY着:雾草,肿么这么快,还以为能再逍遥几天,赶紧溜!

 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: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 本以为自己能溜出去的白沫被拎起衣领带走,只留下一脸楞逼的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 黑衣人带着白沫在房顶上飞过,白沫终于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“飞檐走壁”。但为了以后的逍遥日子,白沫果断的选择反抗,使用的必杀技——“防狼术”!一脚踹向黑衣人的裤裆。飞行的黑衣人就这么中招了,捂着裤裆落在房顶。白沫啾见机会,撒腿向楼下跳去。

     好吧,她低谷了楼的高度。

     望着足足有五楼高的房子,白沫眼泪直往肚子里灌,因地球引力,白沫正在向下摔去,眼看屁股就要开花,楼里正好跑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 就那么几秒的时间,白沫还没来得及喊“让开”,那个人就已经悲催地当了活肉垫。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白沫已经降落地面,安全无事,可不见她屁股底下的人能好到哪里去。听那杀猪般的喊声,白沫估计他的几根肋骨都被自己压断了。

     白沫赶忙起来,本想问句还好不,但余光中奔来的黑影让她的心一跳,她快速啾了一眼垫背的男子,赶忙撒腿逃跑。

     “那位垫背的骚年,我以后会负责的。”匆匆留下话,白沫快速撤退。

     闪进一扇门,白沫屏息,听脚步声渐渐消失,才呼出一口气。可当她抬眸时,却看见三个美男都望向自己,一时间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 雾草,她可不知道这里有人还是三个美男!好吧,白沫的颜控又一次发挥了作用,她对于三人的好感刷刷的往上蹭。

     仔细啾啾,这一啾倒把白沫给啾愣了。

     雾草,这还是人不?

     美男们都坐在椅子上,但三人的气质各有不同,不如说左边的美男身着一件银白色长袍,一头墨发披在身后,干净毫无装饰,却偏偏穿出一种优雅气息,那双眸子深邃而温柔,以及淡淡的疏离。中间这个一看就是就是一个花花公子,一身骚包红的侠客装,较短的摩发高高束于脑后,桃花眼中满是秋波。右边一看就是一个受!呸呸,一个可爱滴孩纸,娇小的身躯,带点婴儿肥,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中满是迷茫。啊啊啊啊啊,好可爱!

     好吧,对于可爱的东西,白沫一直都是毫无反抗力。

     “我说小子,能擦擦你的口水吗,难看死了。”啧啧,不愧是花花公子,说出来的话也真是,直接。

     呆愣的白沫迅速反应,向嘴边抹去,半天才反应:

     她被耍了!

     对于一点就着的白沫来说,她要爆发洪荒之力了!

     白沫叉腰,抬起头,傲娇道:“你一个大男人还穿红色,跟个骚包一样。”

     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 花花公子瞬间炸毛:“你丫的才骚包!一个男人朝男人流口水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龙阳之好呢!”

     白沫瞪眼,刚准备开口干架,就被一股力量往后一拉,然后就站在了门外,身后是面无表情的黑衣人。白沫瞬间蔫了。

     她的逍遥时光啊!

     再次睁眼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了,白沫又被关回了小黑屋。

     “哎。”白沫叹了口气,透过窗户望向外门碧蓝的天空,有些发神。

     也不知晓晓怎么样了。晓晓,白沫生前最好的闺蜜,自从那次放学分开后,她再也没看见晓晓了,也没机会了,因为,之后她就被雷劈了,然后就穿了。

 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半响后,白沫无聊得头上都要长草了,她崩溃地揉揉脑袋。“彭”的一声,小黑屋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,然后,一脸楞逼的白沫被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 被人绑进大厅,白沫坐好,抬头发觉上发有一个被黑斗篷掩得严严实实的人坐在大厅之上。他站起身来,幽幽开口:“白莫,本尊要求你去靠近九王爷,并刺杀他。”声音虽然有些沙哑,但掩盖不住声音中属于男人特有的磁性。

     有这样声音的人应该不丑吧。白沫小心翼翼地瞄了眼上方的黑影,心里默默嘀咕着。

     久久不听见白莫答应,阴影下的眉头有些皱起,他再次发声:“白莫!可否听见本尊说话!”声音中已经带有些隐忍的怒意。

     白沫回神,呆愣得哦了一声,然后只见黑影抬了抬头,白沫的意识就模糊了,视线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雾草!又劈晕我!

     这是晕前白沫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 揉揉有些发酸的脖子,白沫才发觉,自己又换了一个环境。

     难道又穿了?

     白沫的智商又一次负值了。

     想起之前帮主对自己说的话,白沫猜测,自己已经在九王府上了,看自己的衣着,应该还是一个丫鬟!

     白沫有些怒了,作为一个21世纪的美骚女,让她伺候人,简直就是——另一种体验!

     白沫有些兴奋,一双眼睛此时已经要化成星星了!

     “集合!”门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。白沫整理一下情绪,埋下头,快速进入角色,小步奔向外边。白沫混在人群里,低着头,可一双眼睛却不老实的乱瞄。

     人已经在九王府了,可是九王爷长啥样啊,白沫表示,不知道,真心不知道,但她的耳朵却敏锐地捕捉到一句话:“今日九王爷将会亲自挑选一名丫鬟伺候。”

     白沫迅速抬头,一眼就望见了前头那抹白色的身影,嗯,咋有些眼熟。白沫眯了眯眼,却措不及防撞上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 深邃,温柔,疏离。

     白沫想尖叫,雾草,这不就是白天遇见的美男们中的一个嘛,雾草,竟然是九王爷!

     嗯,想起要杀死这么一个美男纸,白沫表示:

     下不了手啊!

     苏莫落微微勾唇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那个女子,他瞄了眼名单,伸出手指向一处:“就,你吧。”